banner
cover

CryptoC行为艺术实验#1:为一个艺术家,社区烧了20万gas费

A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a908d69fb76d32dd849fdac521293119.png

 

作者:唐晗 

加密艺术火了。但究竟什么是加密艺术?

我们能看到佳士得拍卖Beeple的作品,最后以近7000万美金的价格成交;苏富比也将在今年4月拍卖加密艺术家pak的作品。受此影响,传统圈层的艺术家纷纷涌入链上,进行艺术品拍卖。

但究竟什么是加密艺术?

加密究竟在何种程度上改变了艺术届?

除了把艺术品上链,我们还可以走得更远一些吗?

我们面临着许多的问题,不限于如下话题:我们是在践行精英的艺术还是大众的艺术?加密是把世界拉平了还是使之更加充满隔阂?社区在加密艺术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以及艺术家在艺术本身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通过最近反复与传统艺术家聊天,我发现他们在这些事情上感到非常困惑。他们最困惑的事情是如何让自己的艺术品卖出一个好价格,以及如何让自己在一个被加密冲击的时代不落伍。 

加密让曾经先锋的东西黯然失色,它本身成为了艺术届的「先锋」。但如何与新的理念结合,是目前所有艺术家都在思考的问题。

要践行它是有难度的,因为传统艺术家通常不了解区块链技术,他们中间的许多人对比特币和以太坊都闻所未闻,更不用指望他们去使用智能合约了。此外,他们习惯被人尊崇,与观赏者隔离,没有尝试走进社区,与社区建立新的联系。我很清楚,这阻碍着伟大加密艺术作品的诞生。

为此,CryptoC将联合艺术家、程序员与思想者展开一系列的加密艺术行为实验。在全球,这样的实验都是领先的。截止目前,我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加密艺术交易平台,例如SuperRare、MakersPlace、Nifty Gateway等在这个方向上做过尝试,虽然它们本身确是加密艺术最大的受益者。 

在这篇文章中,我想介绍一下我们刚刚结束的第一场加密艺术行为实验「勿以西为贵」。这是一场联动了艺术家、程序员与社区的行为实验,其目的是为了检测,对于一件NFT艺术品来说,究竟是稀缺更重要还是共识最重要。这场实验是这样展开的:

首先,艺术家西为CryotoC创作了一件作品,同时它也是CryptoC的社区徽章,凡是持有此徽章的人都会被无差别视为CryptoC的家人。在实验开始之前,我们并没有向社区透露作为CryptoC的家人会具有什么权利,而仅仅是通知大家,这是一场关于NFT的链上艺术实验。

其次,我们内部讨论并设计了一套游戏规则。我个人曾经认为,加密艺术最了不起的地方是帮助艺术家从画廊的代理中解脱出来,但目前看来这样的想法过于天真了。眼下,加密艺术家经纪人就像明星的经纪人一样卷土重来,他们再次将艺术家和社区隔开了。而艺术家群体对于区块链技术可以赋予他们的权利,以及如何去运用这些权利一无所知,再一次远离了社区。那么,我们是否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以及某种经济机制帮助艺术家绕开中心化代理人,重建与社区的关系?

基于此,我们(idea主要来自团队成员QI)设计了一种全新的NFT空投方式,我愿意称之为ISO,即首次社交发行。

我们完全了解艺术家的处境,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有如此多的粉丝,能对自己的粉丝群体进行空投。因此,ISO并不要求艺术家有任何粉丝群体;相反,它在分发艺术家NFT的时候帮助艺术家认识新的朋友,并构建粉丝社区。

如何实现ISO(首次社交发行)

我们帮助艺术家进行ISO的形式具体如下:

首先,我们设置了可以向社区空投的艺术品NFT上限为200枚,最开始只向社区随机空投2枚。拿到NFT的成员可以选择持有这枚徽章,不转让给他人,以确保徽章的稀缺性;也可以选择将徽章转让出去,同时系统还会向他再空投一枚,这样就增加了徽章的共识度。这里就涉及到了几重博弈:首先2枚徽章的持有者之间将展开博弈,他们都将观察对方的行为,来决定是否转出(如果只有一个人转出,那么相较于不转的那个人,他在社区内天然就形成了更高的地位,因为整个社区都演化自此处);其次,持有徽章的每一个人都在围绕这个问题展开博弈。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3d83839a58dc4234f2077f727c1ec551.jpeg

其次,实验是在以太坊上展开的,链上行为伴随着高昂的手续费。巧合的是,实验发生的时候赶上了Fei项目带来的以太坊拥堵,gas费飙升,加上空投的智能合约较为复杂,转账手续费一度高达200刀。这对任何一笔交易都是毁灭性质的,但价格反而成为了甄别对社区和艺术家作品忠诚度的筛子,从我们的白名单里筛选出了200个真正的可信用户。

最后,我们对实验机制做了一些修正,让游戏增加了更多趣味性。例如,我们限定了如果某一首次接收了徽章的地址24小时内没有转出,则徽章自动销毁(此处感谢W老师的建议)。此外,我们通过为徽章增加权重的形式补贴了转账者,即gas费消耗越高的地址最后所持有的NFT,其NFT对应的权重越高。这个点子要追根溯源的话应该是来自Dego团队,他们为NFT发明了面值概念。

经过反复征集白名单以及筛选地址,我们最后筛选出了350个白名单进行实验。其过程可谓是波澜壮阔、险象环生、出人意料,所有的参与者(包括艺术家本人)事后回忆都觉得自己参与了一场社区与艺术家的狂欢,而作为实验方的我们也一度面临游戏失控的状态,最后干脆也作为玩家参与到了游戏里去。以下为我整理的实验纪实。

实验纪实

  • 启动空投

2021年4月2日晚上八点,空投活动正式开始。我们对着白名单空投列表随机抽出了两位,向他们系统空投了2个NFT徽章。事后证明这两个初始空投者都不太靠谱,他们一个在高铁上,一个在户外运动。。。

在空投名单公布的那瞬间,等了很久的社区突然刷起一股地址流。所有的人都在群里公布自己的以太坊地址,并向他们求转发,包括我自己(自家的徽章不能缺席……)。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a441db060d8d246c179e6e31bf41ec61.png

我在加密圈呆了四五年,加的群算上来也有上千个了,但我从没见过一个群里在一瞬间齐刷刷地跑出来上百个地址。那时候,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庞大的演唱会现场,所有的观众都想跟明星握手。艺术家西看到这个场景,也在群里说了一句「疯狂」。

然而,拿到这两枚徽章的朋友都不便于操作,拿到徽章的林可甚至还没有看手机,是临时被群里认识他的朋友打电话通知才知道这件事。(事后他跟我说,打开手机一看几百人都在向他求徽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出一手汗)。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c61c645450b0dad9c2cc76af9a6134ec.png

群友们苦求徽章不到,这时候群里便开始有人说:「谁转给我,我就给谁发红包。」甚至还有人说:「我出双倍红包。」其实就是出现了买卖行为。这时候是买方市场,持有徽章者对徽章定价具有极高的话语权。

另外,游戏的社交属性也体现了出来。在极其混乱的微信群内,一时难以形成稳定的定价权,那么「熟人」就具备了更大的优势。群内开始有人和林可套近乎,甚至直接转化为Matataki的用户。还有人说可以用林可的个人粉丝代币LINK来购买徽章,一时间林可成为了整个微信群的中心人物。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671700b4c0d2f3d186d3de4fba8dfc1f.png

就在此时,群内另一个被忽略的徽章持有者「微笑」悄无声息地将徽章转出给了hobo。根据群里的聊天可知,hobo与「微笑」并不认识,「微笑」还为他的转账付出了高额的gas费。于是「微笑」又成为了群内的中心人物,hobo还主动去加「微笑」为好友,并向他私下支付了gas费。这时,传递过程也是社交的过程,大家通过徽章的传递认识了新朋友,形成了一种奇妙的缘分。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16700f301ef66d876f35e2a454efb1b6.png

终于,林可决定要把徽章转出给一位朋友了。他拉Matataki的岛娘进了群,并向他转发了徽章,结果发现岛娘不在白名单内。后来,林可选择将徽章转发给了Jialin。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c6440e7042c64935f4e73b2021c29ba5.png

随着转出越来越多,艺术家也开始向社区求徽章。其实在实验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想法是给官方和艺术家预留一部分,这样最起码可以保证官方和艺术家的利益,毕竟整这么一大摊子事儿也挺不容易的。后来,团队的一位朋友说:「都别留,相信社区。」

这么干可以说是非常激进,完全存在官方和艺术家拿不到徽章的可能,但好处是让艺术家和官方都处于游戏的「平民状态」,消除了艺术家俯视社区的因素,甚至迫使艺术家必须走进社区。而我们发现,在艺术家放下包袱后,他反而获得了临时组成的陌生人社区的认同和喜爱。

因为有了西,才有了整场社交分发的NFT游戏,于是群友们纷纷对他表示感谢。最后在西的努力下以及反复地请求下,他拿到了第16号徽章。相比起最开始那种高高在上的、冰冷的预留,这种完全基于社区内部信任而进行的徽章转移,让西也与社区成员建立起了联系。对于艺术家来说,虽然他的作品并没有明面标价,但他得到了社区的初步认同。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11c03a00cf7f891d5240766d846f27c2.png

(不过,虽然我也在群里反复帮西请求要徽章,但这个家伙最后并没有给我转。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最后给我转的人是Caos,我拿到了第22号。)

在徽章传递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由于我们的空投函数不支持麦子钱包和imtoken钱包,而许多群友填写的以太坊地址都是基于麦子钱包和imtoken钱包的,徽章的接力一度出现了波折。令人感动的是,这群由陌生人甚至是羊毛党组成的社区并没有出现不满的声音,而是转向调侃,或鼓励大家继续。在问题解决后,群内开始了一阵欢呼。 

下面的截图是一位微信昵称为「可曾听过驼铃」的微信群友的躺枪经历。在空投前我们团队与他素不相识,但因为他在群内热心给大家科普空投教程,因而被大家奉为C社课代表。出于对他的信任,有四位群友从他那里预定了徽章。

C社课代表不幸中枪,为这次空投留下了惊险的一页。幸运的是,后面课代表的四位朋友都拿到了徽章。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0f0b0069b6fd708d10427cd4dc21435b.png

  • 飙涨的以太坊gas费

问题解决后,日后被社区尊称为「J大佬」的朋友在社群里展开了钱包地址接龙。不到一小时,上百人在「J大佬」后面刷起了自己的以太坊钱包地址。一位名为「逍遥」的群友选择给「J大佬」转账。此时这两人素不相识,也还没有展开空投竞赛,在社区里他们毫无名气,非常温和。

空投在加速进行。很快大家发现,以太坊网络越来越拥堵,以太坊的价格也在飙涨。原来,我们选择空投试验的这一天,刚好赶上现象级DeFi项目Fei锁仓以太坊铸币。加上我们所写的智能合约比较复杂,徽章一笔的转账手续费达到了200刀以上。

这下游戏就变得非常刺激:对于领到空投徽章的人来说,如果他们不把徽章转出去,同时200个徽章没有被完全铸造出来,24小时后他们的徽章就会被销毁。但如果他们转发给别人,手续费就非常高昂。此外,对于那些想要得到徽章的人来说,如果选择通过支付手续费来预定徽章,他们相当于是以接近1500元人民币一个的价格买到了这枚徽章。

社交空投的游戏玩到了凌晨还没有结束。一位远在美国的群友发了一个朋友圈,称这是一个很有趣的NFT实验。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4dfcab542a0f1a8dce0e59fddc05dcf1.png

买方市场已经开始向卖方市场倾斜。因为此时已经是凌晨,距离空投开始时间才过去了4个小时,这种倾向还不是很明显。等到第二天早上8点,距离空投时间12个小时后,徽章持有者和等待徽章之间的博弈完全倒向了等待徽章者的那边。群里开始出现各种声音。

  • 上下家博弈倒置:出现强送

在空投实验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徽章的下家强烈要求上家转发,不仅愿意为此承担手续费,甚至还愿意为此付出额外的红包。而空投实验进行到一半,反而是上家要求下家赶紧接货,甚至一度出现了「强送」。因为大家都发现,没有转出过的徽章并非真正属于自己的「永久徽章」,面临着极大被销毁的风险。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bbfa01dff7a749c2c39f45d2a0fa5f98.png

幸亏此时以太坊主网的gas费已经降下来了。大约在4月3日上午11点,超过60枚徽章被铸造并转发出来了。社区就像一个大集体,大家不断讨论着游戏的走向,讨论着西的作品。这时,西突然为社区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就像在集体劳动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喜报)。他说:「看到大家的热情,决定将他的下一副新作品赠送给权重最高的C社伙伴。」已经转出了好几次的「逍遥」回复说:「那不就是我吗?」至此,拉开了疯狂转出的社交空投狂潮。

如果你认真读过上面的内容,应该知道「权重」的设计,是为了补贴gas费而来。权重起到的作用是标志社区成员的贡献,在社区刚刚建立的时候,大家不好说自己的贡献,那就用gas费证明来标志这一点。在这里,西突如其来的举动为我们增加了十分的惊喜。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8c6931cd766d9625ea0cc4186d626a59.png

随后,「J大佬」、「施家豪」和「薪尽自然凉」抵达了战场。其中「J大佬」最为丧心病狂,对群友们进行无差别的转账。凡是群内给出地址的,他都有求必应,并且不要手续费。这样的竞赛,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让在外流转的徽章从60枚增加到了90枚。「J大佬」也一战成名,超过了「逍遥」,坐稳了社区地位。

其实,当徽章转到66号的时候,就开始有群友意识到可以去抢靓号了。当时大概有3个群友出手去抢了靓号。等到88号的时候,有人公开在群里说了这件事,竞争更加激烈。到了后来,就连我们官方的程序员小哥哥也按耐不住了,他说他要抢个自己喜欢的号码向女朋友求婚,把我们工作群里的小伙伴都逗笑了。

4月3日下午两点,已经产出了将近130份徽章。那时候,我在今日美术馆里突然接到了西的电话。他说:「我还有一个惊喜送给你们!」我顿时一愣:「啥?还有?」原来,他花了2个小时做了一个即兴创作的以CryptoC为主题的电音。如果说最开始我邀请他为CryptoC进行联名创作,他只是出于一个朋友的角度答应了;那么现在他的所作所为,则完全是被社区的狂热感染了,开始真正以一个社区艺术家的身份在生产作品。

到这里,这场实验已经完全失控。在实验开始时,我们想过很多种实验的可能,但只有在实验的过程中才感受到了社区提供给我们的可能远远超乎想象。不到24小时,这个绝大多数人我们并不认识的社区,诞生了自己的KOL,此外还诞生了一位真正的社区艺术家。艺术家自己到达了「嗨」的状态,而这种「嗨」的状态继续将社区情绪推向新的高潮。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3caaf364a059e4945fce6935233eb37f.png

4月3日下午3点,社区内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参加了一场非常与众不同的社会实验,成员自发征集文案发朋友圈。此时大家发现,离销毁时间晚上八点只剩5小时,有些群友开始向没有转出的群友科普销毁问题。群友「秋天」在4月2号晚上还对空投规则一无所知,但在4月3号下午已经能够给元杰做科普了。真是有趣的一幕。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423b18ea1aa7670255e868f7921b92a3.png

元杰老师学习神速

而开完会回来的「J大佬」,再次开启空投印刷机阵势。他向李阳老师和曹寅老师陆续空投了CryptoC的社区徽章,可谓是徽章播种机。大家对于这两位朋友加入社区,感到十分开心。 

  • 最后的冲刺

到了4月3日7点,整个空投最刺激的一个时间点、全场最高潮到来了。已经铸造和分发出去的徽章有50个,还剩50个徽章没有分发。根据销毁规则,拿到徽章后24小时内没有转出就会触发销毁,于是全局博弈中最复杂的一个时间段到来了。

为了保护那些面临销毁风险的群友,官方为大家整理并提供了一份没有持有徽章的白名单。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8999f8afd0748d64a7fe445d0d9ed676.png

此时的博弈进行得十分激烈,群友们纷纷在群内开始分析上家与下家心理。

首先是上家与上家之间的博弈。虽然都有被销毁的风险,但由于面临着高昂的gas费,有些上家抱着搭便车的心理,不愿意继续转出,抱着观望的心态等待其他更紧迫的上家转发。

其次是上家与下家之间的博弈。由于只剩50枚,没有拿到徽章的朋友会更加紧张,因为留给他们的机会不多了。按理说,他们应该出现求购的心理,但他们同时也知道如果有人不转出就会被销毁,于是就出现了一个上家和下家都在猜测对方心理的状态。

最后,这次参与空投的玩家都在中国,到了凌晨就该入睡,不可能一直盯群。这样,4月3日的晚上8点到12点就成为了上下两家最紧张的时刻。几乎所有在4月2号晚上拿到徽章的上家,以及所有还想拿到徽章的下家都屏息凝神,坐观局势发展。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开始有人打响了空投战争,链上出现了疯狂转出,上家先认输了。链上地址迅速增加到163个,只剩下37个剩余的徽章额度了。此时,压力转向下家,下家群体开始疯狂求转,带手续费甚至送红包。在一种疯狂情绪的撞击中,剩余的37枚被迅速分发完毕,群友们只觉得是在做梦,但到了4月3日8点44分,整个活动结束了。 

由于第199号和第200枚都是靓号,而活动又结束得突然,出现了两个在活动结束后还在转出的情况。然而在活动结束后,转出者不会再收到系统的增发,他们相当于把自己的徽章无偿地转给了别人。

这引发了社区的一段纠纷。自从参加活动以来,社区成员「WANG」一直很有热心地在群内求转发,活跃氛围并且教授别人如何拿到徽章,然而一直苦求徽章而不得。最终在空投结束临近结束之际,WANG找到了江海约定,江海转让徽章,wang以bnb支付gas。但是在江海在8:44成功将46号徽章转让给wang的时候,空投已经在8:43结束,所以江海无法领到新空投,由此产生了误会。

最开始,「WANG」在社区里说了他要给人还回去,挂了一个低gas费的单然后吃烧烤去了,而「江海」迟迟收不到徽章误以为他卷徽章跑路,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并且在社区里分享自己的经历。等「WANG」过来一看反而生气不想还给他,由此引发了一段风波。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f812c01df46b738f0aeb67b143fc629a.png

在经历24个小时的转发、聊天和博弈后,大家对社区已经建立了初步的感情。在大家眼里,徽章已经具备了价值。作为官方,我们也不想让这两位朋友因为这个小小的实验伤害了感情。最后,在我们的调停下,「江海」与「WANG」两位兄弟达成了和解,他们共同持有第46号徽章,并共同分享46号徽章的收益。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9cc3d48b91c96648ceb910b257f6643e.png

两兄弟不打不相识,他们的故事变成了一段佳话,社区对他们的行为做了共同见证。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9c6665d7241dbe68cda7a0c440abfc5b.png

以上就是我们的第一场加密艺术行为实验。它融合了艺术家、社区,以及链上的多重博弈。借由这场实验,我们找到了一种ISO(首次社交发行)的方式。实验发现,首次社交发行可以帮助艺术家,或者某个DAO组织在游戏中迅速构建粉丝社群。此外,我们非常在意艺术家在发行中的个人体验。如果艺术家能够在首次社交发行中尽兴(例如展现他的个性),那么他的粉丝社区构建就成功了一半。

这场实验刚好赶上了以太坊价格的历史高点和网络拥堵期。根据我们事后统计,从官方部署智能合约到铸币,以及社区为此转账,一共烧掉了约20万的gas费。这个数字咋听上去令人瞠目结舌,但如果一个社区愿意为一个艺术家烧掉20万的gas费,这样的艺术家从社区层面来说是成功的。

社区感悟

在活动结束之后,我们向社区征求了他们的参与感受。有很多都写得很令人动容。在这里,我仅摘取了两位社区成员的观点:

「可曾问过驼铃」(C社课代表):「我是c社区190号徽章拥有者 (曾经的3号)。本次活动,我从最开始的接触c社区,到后面慢慢的了解了c社区的宣言,我知道了这个社区是不一般的。于是,我积极参与了此次空投。

感谢他人的信任,给我传递了3号徽章。于是我成为了3号徽章的拥有者,我明白我要把徽章传递给其他人,于是我以最低gas来传递别人。他们毫无保留的信任我,把自己的以太币给到我,但是我的徽章由于使用的方式不对。遭到了摧毁。

当时我很是着急,不单单是徽章丢失,而是这么多人等待我的答复,期间经历了询问他人帮助,找寻各种方法,最后都无果。作为当事人,我是挺着急的,但给我gas费的人他们却不催促我,还一直信任我。让我倍感温暖。

当时这事从晚上的八九点一直折腾到了十二点多了,最后好在把问题都解决了。从中,学到了很多,最关键的收获了c社区的这些值得信任的朋友。

活动结束了,一切才刚刚开始。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3ee346b8e8c7a63ebb310b102753f5ca.png

Igneous:「在空投活动刚开始时,由于徽章只有两人拥有,很有稀缺性,白名单的人竞争很激烈,当时我也想入手可惜高额的gas费劝退了。第二天上午想要入手一个徽章,但是怕别人拿了gas跑路,找到官方人员,很放心的得到了徽章。

过了几个小时,我有点怕来不及转出自己的徽章,开始大量的找人,未获得的白名单越来越少,白名单开始变得很抢手。在聊过几个人后,有些人竟然直接得到了徽章,我开始有点后悔自己上午的心急。最终我找到了一个人,不差钱也挺聊得来,聊过后给我转了0.05eth。我挺开心的,可是他是imtoken的账号,我不太确定是否转给他,在我迟疑之时,空投活动已经尘埃落定,我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来,至少这个徽章属于我了。我没有履行我的承诺继续转给他,我只想拥有这个徽章,或许它会值很多钱。表达歉意后我退回了0.05eth,同时补偿了一个小红包,和他也达成了和解。

在这次活动中,内心一直漂泊不定,有过贪婪,有过后悔,也体验了信任这种神奇的东西,和身边朋友说了这个活动,他们大多觉得活动的意义不大,但我却有一种我宁愿受骗也要参加的冲动。」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9aa5e333bada31e6cc4d4529b6d61d74.png

我们向社区征集到了66份感言,并且把他们的感言关键词做成了一个云图。对于社区的建议和情感,我们非常珍惜。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c3281176b961249e73f2f18a03ef4ed9.png

个人感悟

首先,我真正感受到了加密带给艺术家、艺术的改变是伟大的,这种伟大之处尤其体现在生产关系、组织形态和权力结构的变革上。目前有一些艺术家已经在尝试探索链原生艺术品,他们还可以从社区的角度走得更深。

其次,相信社区。这句话说出来简单做起来难。最开始我也秉持着一种精英主义的立场,想尽量拉一些大佬来玩,甚至巴不得这些人全是大佬。但QI和白鱼批评了我的想法,他们都认为应该建立一个真正属于CryptoC和艺术家西的社区。此外,白鱼认为社区是可以被教育,以及一起成长的,应该接纳一个多元的群体组织。结果据我们调查,参与此次空投的朋友来自五湖四海,有来自北京、上海的,有来自武汉、南宁的,还有来自十八线小县城的。他们有的是来自香港的设计师,有的常驻美国已经财富自由;有的是大学生,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NFT资深玩家,有的则是刚刚学会怎么用小狐狸钱包。还有一对夫妻携带家人都来参加我们的空投,并且两人都拿到了。说实话,参与社区分发的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最后他们的参与,让我们的社区空投变得非常精彩。

关于相信社区这一点我想再做一个延伸。在没有见识到社区力量之前,我是无法想象ISO能做到这么成功的——社区也教育了我自己。金融市场最常见的一个做法是巨鲸驱动抬高艺术家作品价格,巨鲸的话语权在艺术品市场上的分量非常重。如何帮助艺术家更好的贴近社区,如何为他们发明新的工具,这是Web3.0时代所有内容工具提供者的使命。

最后完全是一点个人感想。通过4月份数据我们已经能够看到,NFT的几个头部交易所的成交额在快速下滑,西方世界对NFT的炒作热情已经开始消退了。如果接下里没有新的玩法,如果艺术品上链后我们继续维持之前的内容生产体系,加密艺术就称不上是一场革命,而只是一个链上世界对链下世界的无聊映射。为了这个行业能够真正长远发展,我们必须对这问题作出回答。

时代正在发生非常激烈的变革。我们对加密艺术的行为实验不会停止,并且会不断将艺术、区块链与社区做深度融合。我们也想号召更多的艺术家,加入到我们的实验中来。

就让先锋的事情,在这里发生。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d2159c110c8d1ce46d85ce4c7b7049cf.png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a90627eea35778eb307ef5b3e5a455b9.jpeg

加入C社 

一起寻找加密世界的光

作者:唐晗 

排版:沐浴露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7/2e74ec48562e83f4470a30af7e9647db.gif

来源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SIq-F2Zb2jeIfrkRMiueQ

This article was posted on 瞬matataki, This article uses Knowledge Sharing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protocol Please follow the agreement to reprint

Disclaimer: This article was uploaded and published by the user "Crypto C", and the content is the author's independent opinion. It does not represent the position of 瞬Matataki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investment advice. Please be cautious.

If you like, get a Fan ticket~

avatar
0/500
Comment0 Reward0